很多女人总是特别喜欢与别人讨价还价,其实这也是女人会过日子的特性,可是如果对于性爱也是这样的话,男人总会烦的会特别烦的,婚内的性交易会让心理上感觉就像在找小姐一样,时间久了,还存在夫妻情感吗? 
斌:他无法忍受和妻子的一切活动包括性爱在内参杂金钱交易。但他又割舍不了对妻子的爱,“她是中了AA制的毒,‘婚内性交易’只不过是中毒后引发的并发症。” 


  AA制家庭,时髦背后的尴尬
 
    1997年6月,我大学毕业,应聘到广州一家国有企业的销售部经理。不久我认识了在岭南花园当小学教师的邱艳韵,并迅速确立了恋爱关系。看我做销售做的风风火火,女友也从学校辞职也做起了销售,她主攻化妆品的推销。因为我的关系网,当时做化装品销售的人也不多,再加上她天生经商的才能,没有三年的时间,女友就有了四家化妆品销售的专卖店,年销售额不下400万。虽然我的年薪加提成有十多万,但相对年收入上百万的女友,我还是有点自惭形秽。后来我当起了她的兼职司机。每个月,女友都会给我2000元的“工资”,说两人就是结了婚,在经济上保持独立还是好些。
 
  2000年十月一日,我们在五星级宾馆花园酒店举办了婚礼。婚后,为了保证在经济上的独立,我们到白云区公证处办理了财产公证。当时,AA制家庭在广州兴起,妻子极力要求试行一段时间的AA制。经过一个星期的反复酝酿,妻子制定了一份上万字的AA制细则,我以为,这只不过是她一时兴起,干的是小孩子过家家,过一段时间,妻子就没有兴趣和精力了,然而我想错了,妻子一旦开始了AA制就已经是离弦之箭。
 
  这之后,每天睡觉前,妻子就算出当天共同费用加以平分,哪怕只有几块钱,妻子也问我要钱。看着妻子一本正经的样子,我真是哭笑不得。开始,我还把这当作夫妻间的小情调,一笑了之,有时还在朋友面前宣传AA制的种种好处。可次数一多,我就不甚其烦了,妻子看出我的烦躁,就把计算周期变成一个星期。我不止一次的劝妻子别再玩这样小孩子过家家了,谁知妻子却半开玩笑式说,“不和你AA制,我的钱比你多,你难道想让人说你靠女人养着啊?”
 



  • 提示:收藏本站,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 |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-下载
  • 站點申明: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,對全球華人服務,受北美法律保護。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。
    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、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!
  •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、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、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,未滿18歲謝絕進入。